"歷山論見"第217期
用理性的觀點 陽光的立場 關注民生 論談時政 促進和諧

慶幸被“精準查房”的是個女記者……

在警察離開后,周辰接到酒店打來的致歉電話,對方透露那些警察直接命令前臺把周辰房間的房卡給他們,并沒有例行檢查更多的房間。熟悉的場景,熟悉的套路。近年來,記者、環保志愿者被“抓嫖”的“神鬧劇”不斷在如此這般、這般如此地上演著。

(作者:魯網專家評論員賓語)

分享到:

  作者:賓語

  11月20日,泉州市公安局就“女記者采訪碳九泄漏遭精準抓嫖”一事,做出回應,相關人員被追責。(詳情請看:《 女記者采訪深夜被"例行查房" 事件: 涉事警察被停職 》)

  頭一天,《財新周刊》刊發記者周辰的采訪手記《泉州酒店驚魂記》,講述了該記者在福建泉州采訪碳九泄漏事故時,遭遇民警查房抓嫖一事。

  周辰在文中提到,她是一名環科記者,11月4日福建泉州發生化學品碳九泄漏事故,她很快趕到現場。但在11日采訪時,先是被腰掛執法記錄儀的人員跟蹤,當晚又有泉港區宣傳部的官員邀請她到其所住的酒店樓下與宣傳部長見面,周辰委婉拒絕。

  “此時我撰寫的稿件已經發表,我以為任務已經完成,便早早睡下?!敝艹皆谖闹蟹Q,讓她沒想到的是,電視里酒店抓嫖的一幕會降臨到她這個女記者頭上。

  文中提到:當晚11時許,周辰已經躺在床上,突然聽到房門被房卡刷開,四名穿著警察制服的男子進入房內,自稱是派出所的,勒令她拿出身份證查驗,隨后一名光頭警察又讓身旁的兩個協警,搜查衛生間和窗臺,看是否有其他人員藏身。檢查期間未出示任何證件和證明文件。

  在警察離開后,周辰接到酒店打來的致歉電話,對方透露那些警察直接命令前臺把周辰房間的房卡給他們,并沒有例行檢查更多的房間。

  熟悉的場景,熟悉的套路。近年來,記者、環保志愿者被“抓嫖”的“神鬧劇”不斷在如此這般、這般如此地上演著。

   【1】

  2015年12月3日凌晨,兩名環保志愿者在福建寧德市某賓館被該市警方帶走,理由是“涉嫌賣淫嫖娼”,引發廣泛關注。

  根據媒體報道,環保志愿者徐某曾多次舉報寧德市內福建鼎信實業有限公司等鎳合金企業存在環境違法問題,隨后媒體跟進報道,多家企業被停產罰款。12月1日,他與志愿者田某在觀察企業污染時被盤查,3日清晨5點30分左右就被寧德市蕉城區警方以“涉嫌賣淫嫖娼”為由帶走問話,一直問到第二天7點半左右才被撤銷傳喚釋放,離開當地。

  

  當事人之一田某報平安的短信

  兩名志愿者上火車之后,還有人還特意給他們打電話,說歡迎來,但不要來趟渾水,要遵守自己的承諾,另外也不要再炒作。

  事后,寧德警方通報案情稱,當日系接到群眾有關賣淫嫖娼活動的舉報,遂進行例行檢查。檢查時發現徐某與田某某同住一屋,兩人無法說清兩人關系且拒不配合調查。經調查,兩人系朋友,未發現二人有違法行為,目前已照法定程序在法定時限內結束對該兩人的傳喚。

  “賣淫嫖娼”是治安處罰法調整的范疇,是指不特定的異性或者同性之間以財物作交換,發生性關系的行為。也就是說,即便不是夫妻、不是戀人,只要沒有金錢交易,哪怕人家是帶著追求性刺激和獲得性滿足感的目的自愿發生性行為,也沒警方什么事。

  但寧德市蕉城區警方偏偏大清早就把兩個志愿者從所住的賓館房間里給揪走了。徐某和田某分別來自北京和天津。我查了下,從北京南到寧德全程是1915公里,坐高鐵要10小時9分鐘,即使2等座也要737元。用腳趾頭想想也能想明白,兩個人如果想如何如之何,完全可以選擇在北京或者天津開房,怎么可能吃飽了撐的結伴跑到兩千里外的陌生地方去“賣淫嫖娼”。這樣捏造罪名,是在秀手中的權力,還是秀智商的下限?

  按照寧德警方發布的通報,是“接到有關賣淫嫖娼活動的舉報”后進行的“例行檢查”。這里有個疑問,舉報者是前半夜舉報的,還是后半夜舉報的?如果是前半夜舉報的,警方到早上5點多才去抓“嫖”,是不是行動太拖沓了?如果是后半夜舉報的,舉報者是晨跑的“朝陽區群眾”,還是爬在賓館外面的大樹上窺探兩人一舉一動的偷窺狂?前幾年,成都新都區男子爬上樹偷窺女鄰居,可是被法院以強奸罪判處1年有期徒刑1年吶。舉報者認定兩人嫖娼的依據是什么?

  舉報者是誰,也許并不重要,但蕉城區警方的“抓嫖”動機卻令人生疑。對私權力來說,“法無禁止即可為”。在現行法律中,從刑法、婚姻法、治安處罰法到旅館業治安管理辦法,所有法律、法規都沒有明確禁止不是夫妻的異性不可以同居一室,也沒有任何一部法律法規規定可以對同居一室者進行處罰。既然“法無禁止”,兩個人開房也是“即可為”。但對公權力來說,“法無授權即禁止”,無授權還不禁止,就越過了權力的邊線,就是濫用。這也是最基本的法治觀念。而此次定向查嫖,卻緣于一個相反的觀念:首先認定兩人“涉嫌賣淫嫖娼”,推定兩人是“問題男女”,就可以名正言順地“依法調查”,就可以“一下子就沖進來6個彪形大漢”,就可以掀起兩個人的被窩,就可以在詢問時對其辱罵、毆打。即便查明“未發現有違法行為”,也可以理不正言卻不能不順地說自己的“傳喚”是依照“法定程序”進行的,程序不違法。

  2015年9月30日,原環保部向全國公示《2015年8月人民群眾和新聞媒體反映的環境案件處理情況》,福建寧德幾家企業榜上有名。

  真是難為了寧德警方,把“機智”發揮到了極致。他們下這么大功夫的目的是什么,我們不能妄加推定。有一個基本事實是,徐某一直在關注寧德的鎳合金產業園污染和濕地破壞問題并參與曝光,到寧德已經不敢用自己的身份證登記住宿了,只好與朋友田某共居一室。這次再去調研被人發現,被調研的企業頭天抄走田某的身份證號,次日凌晨就“涉嫌賣淫嫖娼”了。

   【2】
  

  今年7月13日,甘肅廉政網發布消息,政協甘肅省委員會農業和農村工作委員會副主任火榮貴(正廳級)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甘肅省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火榮貴開始被架在火上烤,是因為抓記者事件。

  

  2016年1月7日,武威市步行街中段浙江大廈進行消防演練。沒想到,原本的演練最后卻弄假成真。接報后,《蘭州晨報》記者張永生前去采訪,結果在半道上被便衣劫持羈押,“罪名”是嫖娼。

  指控嫖娼,不構成嫖娼,這個事不就了結了嗎?且慢,涼州區公安局民警在對張永生涉嫌嫖娼留置盤問過程中,又將“抓嫖”與涉嫌敲詐勒索“并案”審查,同步盤問,完全不管張永生“敲詐勒索”的線索從哪里來的,是有具體的舉報人,還是自偵自查的?敲詐的哪個單位和個人?嫖娼被證實純屬子虛烏有后,“敲詐勒索”是因事處理,還是以人定罪?

  在張永生失蹤后,《蘭州晚報》記者雒某某(女)、《西部商報》記者張某某也先后失聯。25日,涼州區檢察院依法決定,三家報社的三名記者涉嫌敲詐勒索罪,張永生被執行逮捕,雒某某、張某某被取保候審。

  

  被抓前的張永生生活照。

  在此之前,武威市公安局發布通報稱,涼州分局在辦案過程中查明,2011年以來,張某某伙同雒某某、張某某等人,利用記者身份,借輿論監督之名,多次敲詐勒索他人財物。

  實際情況是,張永生是在看守所分“號子”時,才知道《蘭州晚報》記者雒某某和《西部商報》記者張某某也被抓了。警方在此前的審訊中并沒有提到“三人互相打配合”。

  28日,《蘭州晨報》的《致武威市涼州區委政法委的一封公開信》出現在網絡上,指案情存在諸多疑點,武威公安涉嫌釣魚執法。

  29日晚,武威市委書記火榮貴和市長李志勛的手機號碼被泄露,不少網友給兩人發短信要求官方正面回應。

  2月6日,甘肅省檢察院發布了對張永生涉嫌敲詐勒索罪的核查通報,認定其涉嫌敲詐勒索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嫖娼證據不足。

  當晚,張永生被取保候審回到家中,此時距他當街被抓已整整過去30天。

  三名記者被抓事件發生后,在武威發生的時政和社會新聞再也沒有出現在《蘭州晨報》上,另兩家媒體也只是偶爾報道武威一些零碎的文化新聞。

  三名當事記者中,除了張永生已在內部轉崗外,另外兩家報社的當事記者也基本不采訪武威新聞,調動崗位采訪張掖市和金昌市。

  【3】

  《財新周刊》女記者周辰被精準查房一事披露后,媒體紛紛搬出各類法條、規定,對警方精準查房的行為進行教科書式的剖析:

  1、根據《旅館業治安管理辦法》規定,警方欲進入客房履職,應敲門告知執行公務,出示證件,并嚴格遵守其他法定程序,然后才是旅館和公民的配合。若警方敲門時不聲明,旅客何以得知是其執行公務,予以配合?本事件中,只是“敲了兩下門見無人應答,經理即開門入室”,警方執法完全沒有還須維護公民權益的意識。

  2、對公民強制尿檢,屬于《行政強制法》規定的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行政強制措施,理應遵守該法規定的程序,例如應“當場告知當事人采取行政強制措施的理由、依據以及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救濟途徑”、“聽取當事人的陳述和申辯”、“制作現場筆錄”等。這些程序都是用來防止公權力侵害公民權利的。

  3、《治安管理處罰法》規定,公安機關對與違反治安管理行為有關的場所、物品、人身可以進行檢查。檢查時,人民警察不得少于2人,并應當出示工作證件和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機關開具的檢查證明文件。

  這些規定,警察現場執法時不可能不知道。但他們到酒店后,只是定向檢查了報道碳九事故的女記者房間,說是“例行檢查,還要檢查其他房間”,其實“并沒有例行檢查其他的房間”,可見,這明顯是帶著“任務”來的,是帶著當地領導的“看法”來的,是典型的“看法”大于法,這些教科書式的剖析也就失去了意義。

  【4】

  警方的通報大家都已經看到了:2018年11月18日,《財新周刊》記者周辰同志發文反映其11月11日在泉港采訪遭遇警察進入酒店房間檢查一事。泉州市公安局黨委高度重視,立即派出調查組進行核查。

  

  經核查,周辰同志反映的情況基本屬實。泉港區公安執法相關人員存在工作方法簡單、執法不當的行為,造成了不良社會影響。對此,我們誠摯表示歉意!

  經泉州市公安局黨委研究決定,對相關人員作出以下處理:責成泉港公安分局副局長、山腰派出所所長陳賓陽同志向市公安局黨委作深刻檢討;責令泉港公安分局山腰派出所民警陳華山同志停職檢查。

  感謝媒體和社會各界對我們工作的監督!

  看起來很誠懇,公眾有疑問:

  民警陳華山同志和三名協警與女記者素不相識,他們干嘛去“精準查房”?難道是泉港公安分局副局長、山腰派出所所長陳賓陽同志指使陳華山同志和三名協警去查房的?那他到底圖什么???

  按照警方通報,經核查,女記者周辰同志反映的情況基本屬實。那么,《泉州酒店驚魂記》文中提到的以“很忙”為由拒絕接受采訪的泉港區南埔鎮鎮長,幾名阻止記者拍照的“腰掛執法記錄儀的人員”,說要管記者飯的泉港區宣傳部的官員,想和記者聊聊的區宣傳部長……與夜里的“精準查房”之間有沒有因果關系?

  求背鍋的泉港公安分局副局長、山腰派出所所長陳賓陽同志和民警陳華山同志的心理陰影面積。

   【5】

   慶幸這次被“精準查房”的是個女記者……(文/賓語 圖片來自網絡)  

責任編輯:編輯值班
往期回顧 / Past Events
第 218 期

紅色基因、綠色發展、藍本初印 繪就最美山東新畫卷

這個陽光明媚的春季,2019年全國兩會已近尾聲,會上傳出的聲音個個振奮人心鼓舞斗志。今年我們將迎來祖國70歲華誕。70年風雨兼程,70年砥礪前行。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偉大的祖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山東發展之勢方興未艾,我們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和能力實現偉大復興的夢想,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的山東,紅色基因、綠色發展、藍圖初印的三原色調和出千顏萬色,為泱泱齊魯繪就希望的畫卷,為巍巍華夏寫下贊美的詩章。     >>查看全文

第 217 期

慶幸被“精準查房”的是個女記者……

在警察離開后,周辰接到酒店打來的致歉電話,對方透露那些警察直接命令前臺把周辰房間的房卡給他們,并沒有例行檢查更多的房間。熟悉的場景,熟悉的套路。近年來,記者、環保志愿者被“抓嫖”的“神鬧劇”不斷在如此這般、這般如此地上演著。     >>查看全文

第 216 期

“4分鐘未接電話”的處分決定不能一撤了之

 “四分鐘不接電話被處分”一事經媒體披露后,大家紛紛對此事發表看法:有扶貧任務的醫生正在給病人做手術怎么接電話?有扶貧任務的老師正在給學生上課怎么接電話?有扶貧任務的法官正在開庭怎么接電話?有扶貧任務的警察正在抓歹徒怎么接電話?     >>查看全文

第 215 期

任性處分太任性 請敬畏黨紀的嚴肅性!

僅僅4分鐘沒能及時接聽電話,安徽省全椒縣農村公路局副局長張偉就被“嚴肅查處”、公開通報了。     >>查看全文

第 214 期

山東勞模王成允用“忠義”講述中國山東好故事

在梁山,在濟寧,在山東,誰都知道水泊梁山公司生產的是“忠義”松花蛋、咸鴨蛋,董事長王成允是忠義仁孝之人。    >>查看全文

第 213 期

“懂業務”的掌門人是推動山東高質量發展的關鍵

這些高質量發展企業有一個共同點就是掌門人都是“懂業務的”,他們都有一支讓企業立于不敗之地的研發隊伍。掌門人勤于學習,精于業務,勇于創新,敢于擔當,勤于服務,才能把能夠把創新理念、高端品質、精尖技術務實高效地融入到管理實踐中,以質量品牌為高點定位,讓企業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立于不敗之地。     >>查看全文

第 212 期

“一次辦成”這樣詮釋“高質量發展看山東”

 “只進一扇門,最多跑一次”、“讓信息多跑路,讓群眾少跑路”、“門好進、臉好看、話好聽、事好辦”既是保障民生,也是優化營商環境,切實提升城市核心競爭力和吸引力,高質量發展“大強美富通”現代化城市的實實在在的舉措。     >>查看全文

第 211 期

老有所養、幼有所教讓煙臺更有愛

愛在煙臺、難以離開的,不僅僅是煙臺的仙境和鮮美,還有煙臺的老人和孩子對幸福生活的那種獲得感。     >>查看全文

第 210 期

仙境海岸 鮮美煙臺 愛在煙臺 難以離開

北緯37°,被稱為緯度的黃金分割點,不僅擁有許多神奇的自然現象,更貫穿了歷史勝跡和現代文明。味蕾上的城市法國波爾多、西方文明的搖籃雅典、盛產美麗傳說的意大利世外桃源西西里等飽含悠久文明和奇特資源的都市,都在這條神奇的緯度線上。    >>查看全文

第 209 期

封門堵路表達訴求是規則意識的缺失

你對我誠心,我給你寬心;你對我上心,我給你放心。只有以心換心,用心交心,才能聚力凝心,風正心齊,氣順勁足,萬眾一心,才能畫出民生福祉的最大“同心圓”。     >>查看全文

人妻激烈的娇喘连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