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要聞 | 獨家 | 直擊 | 幫辦 | 訪談 | 區域 | 社會 | 文化 | 旅游 | 投資 | 視頻
魯網 > 全景山東 > 漫話山東 > 正文

孟良崮巡禮

2013-10-02 17:47 來源:齊魯晚報 大字體 小字體 掃碼帶走
打印
1947年孟良崮戰役前夕,陳毅(左.至此,我軍對敵七十四師牢牢地形成了合圍之勢,七十四師被迫躲在孟良崮地區的幾個山嶺上。下午5時30分,戰斗勝利結束,孟良崮上一片歡騰。

1947年孟良崮戰役前夕,陳毅(左一)與粟裕等視察炮兵陣地(資料片)□周東升

  “臨沂、蒙陰、新泰,路轉峰回石怪。一遍好風景,七十二崮堪愛??皭?、堪愛,蔣軍進攻必敗!”66年前,在奪取孟良崮戰役偉大勝利的前夕,陳毅司令員面對泰蒙山區這壯美的山山水水,以他詩人的豪放揮筆寫下了這首膾炙人口的《如夢令》。每當吟誦此詞,那巍巍的孟良崮、悠悠的沂水河,總令人思緒激蕩。金秋時節,天高氣爽,筆者終于有幸拜謁了這全殲國民黨“五大主力”之一、有蔣家“御林軍”之稱的整編第七十四師的著名戰場。

  站在孟良崮腳下,一位位馳名世界軍事史的將軍在眼前浮現:陳毅、粟裕、譚震林、葉飛、許世友、韋國清、陶勇……66年前的孟良崮戰役,是解放戰爭時期我華東野戰軍在山東戰場舉行的一次“射狼先射王”的經典戰役。此役不僅全殲國民黨軍最精銳的王牌之師——整編第七十四師,而且粉碎了敵軍對山東地區的重點進攻。

  汽車在起伏跌宕、蜿蜒曲折的盤山路上行駛,時而峰回路轉,時而緩慢爬行,孟良崮的險峻由此可見一斑。不知不覺間,汽車到達了距山頂七八十米的一片比較平坦的場地上,停了下來。仰望崮頂,如刀削斧劈,孟良崮戰役紀念碑就高高地矗立在我們的面前。紀念碑由三片雄偉挺拔、直刺云天的巨型刺刀模型構成,從各個方向看上去都像一個山字,寓意這次戰役發生在山東省沂蒙山區;三片刺刀,代表著參戰的華東野戰軍、地方部隊和支前人民。

  七十四師甘當領頭狼

  萊蕪戰役后,我華東野戰軍北進到膠濟線淄(川)、博(山)、張(店)一帶,進行了一個多月的休整。1947年4月中旬,國民黨軍調整戰略部署,以湯恩伯、王敬久、歐震三個兵團,共17個整編師約25萬余人,沿臨沂至泰安一線,向沂蒙山區進犯,重點是蒙陰、新泰地區。第一兵團侵占坦埠、沂水一線;第二兵團向博山、張店方向前進;第三兵團集結于新泰、蒙陰地區,企圖盡快實現其“尋找華野主力決戰”的目的。中共中央、中央軍委密切關注山東戰局,多次致電陳毅、粟裕,要求華東野戰軍“誘敵深入”,選擇比較好打之敵,不失時機地組織殲敵。遵照中共中央指示,我華東野戰軍迅速南下,待機殲敵。敵人接受萊蕪戰役失敗的教訓,令第一線的8個整編師采取并肩靠攏、齊頭并進的戰術。而中路整編第七十四師自以為裝備精良、訓練有素,狂妄地突出在鄰隊之前,進至蒙陰以東、坦埠以南地區,成了敵軍的領頭狼。

  運籌帷幄鎖定“御林軍”

  華東野戰軍南下后,將總部機關設在沂蒙山區的一個小村莊——西王莊。陳毅對各縱隊的指揮員分析道:“七十四師已脫離了左右鄰,突出地向坦埠撲來,在它的兩翼雖有二十五、四十八、八十三、六十五和十一師,但空隙較大,形成孤軍深入之勢。敵人有8個師,我們只要用5個縱隊采取穿插楔進、分割包圍的戰法主攻,4個縱隊打援和阻擊敵人,就能速戰速決?!?/p>

  5月13日7時許,激烈的槍炮聲震動了整個沂蒙山區,舉世聞名的孟良崮戰役打響了。當夜,第一縱隊十三師攻占曹莊及其以北高地,迫近蒙陰城,構成了對敵整編六十五師的堅強阻擊陣地。該縱主力攻占了黃斗山、堯山,殲敵整編第二十五師一部。14日上午攻占蛤蟆崮、天馬山、界牌等要點,割斷了敵七十四師與整編第二十五師的聯系。第八縱發起進攻后,將侵占依汶莊及其以南地區的敵整編第八十三師一部擊退。并且進占桃花山、磊石山、鼻子山等要點,割裂了敵七十四師與八十三師的聯系。該縱一部攻占了孟良崮東南之橫山、老貓窩。第四、第九縱隊也于13日夜從北面向敵進攻,攻占了黃鹿寨、佛山、馬牧池一帶。第六縱隊由銅山西南向東北急進,14日到達垛莊西南20公里處。至此,我軍對敵七十四師牢牢地形成了合圍之勢,七十四師被迫躲在孟良崮地區的幾個山嶺上。陳毅司令員這位高明的棋手,運用“劫盡財亡”這一妙著成功地剜出了“御林軍”。

  敵七十四師被我合圍后,蔣介石飛臨徐州,坐鎮指揮。他錯誤地認為該師戰斗力強,又處在有利地形,在電令顧祝同親自遙控指揮的同時,命令增援部隊急速前進,妄圖以10個師的兵力夾擊我軍,反敗為勝。陳毅、粟裕識破了蔣介石的陰謀,立即向各縱隊下達了命令:擔任主攻的各縱隊,要不惜一切代價,在敵援兵未到之前,徹底殲滅七十四師;擔任阻擊的各縱隊要堅守陣地,阻止敵軍前進。

  15日上午8時,陳毅司令員發現敵軍正準備反撲,當即命令:各攻擊部隊立即發起攻擊!頓時,槍炮齊發,猶如電閃雷鳴。隨著炮火的延伸,我各路突擊部隊似離弦之箭撲向敵人陣地。守敵居高臨下,利用有利地形拼命頑抗,敵人的飛機對我部隊狂轟濫炸。我軍利用敵機轟炸的間隙,向山坡沖鋒。山坡上,硝煙彌漫,展開了激烈的拼殺。兩軍短兵相接,犬牙交錯,難解難分。晚7時,殲滅敵大部。敵核心陣地孟良崮、蘆山等高地完全裸露在我軍面前。16日凌晨4時,夜霧彌漫。就在敵人妄圖趁夜幕向東突圍之時,第六縱隊司令下令反擊,霎時,炮聲隆隆,火光閃閃。敵人在驟然打擊下,人嚎馬奔,相互踐踏。激戰至晨6時,天亮霧散,敵人開始瘋狂反撲。16日中午,孟良崮周圍制高點均被我軍占領。

  攻上孟良崮 殲滅張靈甫

  16日下午2時,華東野戰軍戰前指揮部發出總攻命令:“攻上孟良崮,活捉張靈甫!”頓時,我軍各種炮火從四面八方齊射,孟良崮陣地上如火山爆發,崮頂、山崖上的人馬全部被覆蓋在硝煙烈火之中。密集的炮火轟得敵人狼奔鼠竄,丟盔棄甲。這時,我一、四、八縱由北向南,九縱由南,六縱由西、南兩面,以摧枯拉朽之勢,直奔孟良崮。

  我軍登向孟良崮西、北兩側,直取敵七十四師師部盤踞的蘆山頂山洞。當部隊逼近敵指揮部時,處于絕望中的敵中將師長張靈甫,急令他的參謀長魏振鉞率千余人進行反撲。敵人百余挺機槍形成一寬大扇面,阻止我攻擊部隊。經反復激烈拼殺,我殲敵一部,傷敵大部,生擒了魏振鉞,逼近了山洞。一營三連指導員邵至漢沖在最前面,突遇張靈甫的衛隊長率百余名亡命徒沖過來。交戰中,邵至漢胸部中彈,血流如注。但他仍然揮手高喊著“沖啊”,直到犧牲時,他的左手還在繼續伸著。經過20分鐘激戰,全殲了這股敵人。接著,戰士們一起沖向洞口,一陣猛烈掃射后,擁入洞內。只見張靈甫身中數彈,后腦被槍彈炸爛致死。戰士們乘勝搶攀孟良崮,各縱大軍也蜂擁而至,橫掃殘敵。下午5時30分,戰斗勝利結束,孟良崮上一片歡騰。


責任編輯:宋莉
分享到:
人妻激烈的娇喘连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