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要聞 | 獨家 | 直擊 | 幫辦 | 訪談 | 區域 | 社會 | 文化 | 旅游 | 投資 | 視頻
魯網 > 全景山東 > 山東文化 > 正文

章丘:詩意的棲居

2020-06-07 12:09 來源:魯網 大字體 小字體 掃碼帶走
打印
自然的美麗是她的一種天賦,詩意的棲居是她的一種選擇。行走在章丘的街頭,在哪兒,似乎都是在公園里......

  魯網6月7日訊 久居鄉下,不知什么時候城里長出了數個公園,雖由人作,卻是宛自天開。

  去看看的愿望在春節后終于達成。許是整個冬天沒有下過一場像樣的雪了的緣故,看著車窗外沒有消融的雪,一臉美美的笑意。春雪,喜慶地扮靚了整個山、泉、湖、河裹夾著的城市。

  把車停在龍泉大廈前的廣場。同行的人很多,在林蔭公園蜻蜓點水般的一帶而過,徑直去了觸手可及的小東山濕地公園。

  走進小東山,宛如走進一幅徐徐展開的中國山水的畫卷。迎眉之景當是名為“登云”的石橋。橋下無水,積雪很是留戀地依偎在躺在河床上的無序的大大小小的鵝卵石旁。

  順河道而下,溫潤的空氣中,偶有飛鳥啼鳴,不遠處有一潭溪水。乍暖還寒,雪在冰面上還沒有完全融化,白白的,干凈得很。沒有雪的冰面倒映著岸上樹木的、巖石的、石橋的影子。這些影子比起化了冰的水面上的倒影,朦朧了許多。溪水是清澈見底的,不時會有水泡冒出,扶搖而上。這水應該也是泉水吧。水草綠茵茵的,似乎早就聽到了春天的腳步。水面上鋪就了童年時才有的藍天。

  雪后的陽光是如此的好,普照之下的寒冰、春水、倒影、游人,一切都安詳地享受著陽春白雪的愜意。

  雪是舞蹈著的水,冰是睡著了的水,同為一潭溪水,有著不同的姿態。在水邊小憩,豈不也會有對影成三人的詩意。

  把手伸進水里,沒有捉住水,卻攪動了水底的塵泥。渾濁立馬泛起,而后慢慢地、慢慢地下沉,靜靜地、靜靜地又恢復了以前的清澈。留在手里的水,無論是緊握還是松開,終究還是從指縫間,一滴、一滴地流淌干凈了......

  此刻,我看到泉水是善良的,也是包容的。它哺育了萬物,卻沒有索取的意念,無論是誰,它都會敞開胸懷接納,然后慢慢地凈化自己。

  人,已在小橋之上,我隨折回,拾級而上。步緩細觀,石橋有尚古的味道,如同《清明上河圖》上繪就的一般樣相,單拱呈半圓狀,石階如梯至頂。扶欄的石板與石柱上均有鐫刻的蓮花。石橋通體石制,古樸典雅中隱隱地泛著歲月撫摸過的痕跡,其材質不像本地的青石,難不成是從他出移來以古復古之作?

  這猜想,隨即得到了驗證。不止是石橋,還有一湖相望的凌波亭,以及凌波湖南三棵樹,均是異地遷移而來。橋是古橋,亭是古亭,樹是古樹,遙遠與深邃沉淀了小東山的內涵。

  站在石橋上,靜對突兀森郁的胡山,感覺了小東山“小”字的恰到好處。胡山若是偉岸的俊男,小東山就是不折不扣的小家碧玉。本想是用“美女”一詞來形容小東山的,因為如今詞匯的含義已超出從前的范疇,美女只不過是用來區分性別的了。莫名的想到了舉步之遙百脈泉畔的李清照,歲月留給她的是“才女”傳名。

  小東山,秀而不媚,清而不寒,無拘無束,隨意感知。

  有人歡快地走下小橋,一身青色著裝,一條紅紅的絲巾在舞動著,成了畫卷中最靈動的風景。此刻的感覺我們不是在欣賞山景,而是已經融入滿山的景致。

  “人對青山山對人,不知誰主與誰賓。猛然谷里一聲笛,喚出梅花隴外春?!毖┧虻脑娋涞故菓舜藭r的景。李開先《雪蓑道人傳》記載:雪蓑,“原河南杞縣人,徙居唐縣?!薄笆哑浞f性,學一事則精一事。而字畫、彈琴、蹴踘、歌唱,皆可居海內第一流?!边@奇才古人也是他鄉移居而來。

  登云橋東側是凌波湖。湖不大,上有三古之一的凌波亭。站在古橋上遠觀古亭,飛檐翹角,斗拱層疊,雕梁畫棟,古樸凝重中有一種氣宇軒昂之感。

  隨影而行,片刻之功便近身古亭。古亭需細品。亭身全木,卯榫結構,六角、重檐、攢頂。檐下有寓意吉祥的福壽、麒麟、暗八仙等精美的浮雕。六根亭柱筆直,底座處有石雕的小獅子,戲玩之態甚是喜人。精雕細刻,行云流水的節奏,可見古時工匠的態度是及其認真的。

  古樹在凌波湖之南,粗壯的樹干上有細枝數條。日頭恰好停留在古樹上,伸向空中的枝椏如同伸出的臂膀,捧著給自己帶來發展的機遇。

  凌波古亭下有棧橋伸向凌波湖。湖中無水,眼前分明能看到一座古亭守望著一湖的波光粼粼。倒映在水面上的近亭、遠山、松濤、鳥語,便躺在了湖水的懷里,那份閑逸徒生了幾多遐想?;蚴谴禾?,走在棧橋上,欣賞一山綠色的萌動;或是酷夏,倚在古亭下,沐浴一湖山風的涼爽;或是深秋,站在湖畔,打撈掉進湖水里一山的紅葉;或是雪冬,行走在古橋上,拾起踏進雪地里清脆的回音.....

  “石滑巖前雨,泉香樹杪風。江山無限景,都聚一亭中?!睆埿@題詠元代倪云林名畫《溪亭山色圖》的詩句,放在凌波亭應個景是再合適不過了。

  古橋、古亭、古樹,呈三角之勢,圍繞著小東山固有的熔巖地貌,抱團成景??梢哉f,獨具匠心的三古給小東山添加了一處不急不躁的精彩。

  三古是小東山景致的一個縮影,小東山是章丘園林的一個縮影。師法自然,人與自然、人與生態的結合可謂相得益彰。不大的一座城,被十幾處小東山一樣冠以山、泉、湖、河名號的公園緊緊地擁抱著。人居住其間,臨泉近山的,明山秀水獨有的園林風味,章丘詩意得很。若不是走馬觀花的頻率,靜下心來去細細品味章丘園林的韻味,沒有個把月的時間是不行的。

  塵泥,水草,鳥語,共生泉水中,泉水是包容的;古橋,古亭,古樹安居于小東山,小東山是包容的。古人雪蓑與李中麓交好共居章丘,如此說來,章丘自古就有泉水一般包容的胸懷。

  公園與城市,靜默相對時,不知誰主與誰賓?山、泉已經走進了章丘這座城的生命里,深在思致,妙在情趣。與其說章丘是座城市,倒不如說是住在公園里的城市更為貼切了。

  自然的美麗是她的一種天賦,詩意的棲居是她的一種選擇。行走在章丘的街頭,在哪兒,似乎都是在公園里......

 ?。ㄗ髡撸貉┏?,生于清照故里章丘,背著文字行走,在主流媒體發表20余萬字原創文學作品。)


責任編輯:徐英淦
分享到:
人妻激烈的娇喘连绵